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党史人物  
雄关如铁从头越——记长征中的彭德怀
2006-10-16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胜利会师已五十周年了。彭德怀同志对长征胜利这一壮举所作的重要贡献将彪炳青史,激励千秋。

  突破四道封锁线

  一九三三年九月,蒋介石纠集了百万军队,向苏区发动了第五次“围剿”,其中以五十万兵力向中央苏区“围剿”。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以下简称中央红军)经过一年英勇奋战,由于“左”倾机会主义领导者强制推行其错误的单纯防御路线,终于未能打破敌军的“围剿”。被迫以一、九军团为左翼,三、八军团为右翼,五军团为后卫,掩护庞大的中央纵队于一九三四年十月撤出中央苏区根据地。准备沿赣、粤、湘、桂边境去湘西与二、六军团会合,开辟新的根据地,从而开始了长征。

  彭德怀当时任三军团军团长,杨尚昆任政治委员。十月七日,彭德怀奉命率三军团从石城经社宫地区向于都东北车头圩、石溪等地开进。十七日,乘迷天大家指挥三军团渡过于祁河,开始路上了战略转移的征途。

  蒋介石为阻止红军突围转取急调陈济棠粤军、何键湘军,在通往湘西沿途先后设置几道封锁线,进行阻截。红军广大指战员经过浴血奋战相继突破了敌军封锁线。十月二十日,彭德怀指挥三军团向西挺进,首战冲破粤军在信丰、安远间设置的第一道封锁线,占领新城。遂示左右两个纵队进入湖南,继而在十一月六日,突破何键湘军在汝城、思村间设置的第二道封锁线。时连日阴雨,道路泥泞且崎岖险中,在彭德怀、杨尚昆指挥下,全军团指战员不顾艰难险阻,兼夜急行军,经英勇战斗,突破湘粤军在粤汉铁路沿线设置的第三道封锁线,攻占位于路西的宜章城,受到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以下简称中革军委)的通令嘉奖:“军委赞扬三军团首长彭、杨同志及三军团全体指战员在突破汝城及宜(章)郴(州)两封锁线时之英勇与模范的战斗动作。”

  这时,蒋介石发觉红军西进意图,慌忙调数十万军队沿湘江两岸构筑第四道封锁线,任命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统一指挥,力图阻歼红军于湘江东岸。

  一月二十五日,“左”倾机会主义领导者不顾敌军阻截,仍坚持原定计划,决定中央红军在全州、兴安之间渡湘江,兵分四个纵队前进。命三军团等任左翼进入广西,取道灌阳,向兴安挺进。二十六日,彭德怀率部进入广西,先头部队红四师一举攻占界首,过江控制了渡口。此时,一军团也进至全州以南地区,红二师涉水前进,在脚小铺、鲁板桥一带,阻击全州之敌,从而夺取了冲破第四道封锁线的有利形势。然而,由于中央纵队行动迟缓,一百多里路竟走了四天,误了渡江时机,使敌人得以纠集十二个师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形势急剧恶化。为掩护中央纵队和红军大部队渡过湘江,三军团全体指战员进行了英勇壮烈的战斗。

  二十七日,彭德怀令红五师奔赴新圩,阻击桂军的进攻,掩护红军大队人马前往湘江。二十八日,桂军两个师向红五师新圩驻地发起猛攻。红五师仅有两个团坚守在无防御工事的十余里开阔的阵地上,且枪支弹药不足,如阵地被敌军攻占,红军就有被拦腰斩断之虞。彭德怀亲自指挥、部署作战。红五师与敌拼杀、肉搏、苦战两昼夜。师参谋长胡震、十四团团长黄冕昌英勇牺牲,战土伤亡惨重,一直坚持到三十日,完成了掩护前往湘江渡江的任务,归还建制。红六师留一个团作掩护,主力随五师急渡湘江。留下这个团,在阻击敌人的战斗中,除少数人突围外,大部壮烈牺牲。

  十一月二十九日,位于兴安与界首之间的光华铺阻击战打响。为保证红军继续和适时地渡过湘江,彭德怀指挥三军团指战员背水一战。光华铺距界首只有两三里路,前面为一片宽广的开阔地,不利于据守。这是一场关系红军战略转移能否胜利实现的重要战斗,是一场界常艰难、残酷的阻击战,彭德怀决心不借一切牺牲,誓夺阻击敌人的胜利。他将指挥部设在湘江西岸距界首渡口仅几百米远的一座祠堂内。二十九日晚,敌开始向红四师猛烈进攻,至十二月一日昼夜激战。激战中,红四师十团团长沈述清中弹牺牲。彭德怀即命杜中美接任团长,亦不幸捐躯。指战员伤亡甚大,但终于坚守住阵地,争取了时间,完成了掩护中央红军渡过湘江的任务,突破了敌人的第四道封锁线,从而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将红军歼灭在湘江东岸的狂妄计划。

  进军贵州

  在堵截红军渡湘江计划失败之后,蒋介石又急调湘军何键部和中央军薛岳部十余个师兵力,在通道以北地区布成袋形阵地,以待红军,又今中央军用浑元纵队跟踪追击,令桂军廖磊部担任侧击,妄图歼红军于湘江以西地区。

  这时,毛泽东力排“左”倾机会主义领导者坚持原定计划的错误主张,提出放弃湘西,转兵贵州的正确意见,得到军委多数同志的支持。于是,中央红军便在通道改变了进军方向,调师进入黔境,奔向黎灭使蒋介石在湘江以西围歼红军的计划完全落空。

  十二月十七日,彭德怀率三军团主力抵鳌鱼嘴,继续向黎平西北台拱(今台江)、黄平进发。

  十八日,党中央在黎平召开政治局会议,肯定了毛泽东向贵州进军的正确意见,否定了“左”倾机会主义领导者坚持去湘西与二、六军团会合的错误主张,作出了《关于在川黔边建立新根据地的决议》。

  会后,中央红军分左右两个纵队,以破竹之势长驱直入,连克十余座县城,直抵乌江南岸猴场。

  一月五日,彭德怀、杨尚昆向指战员作渡乌江准备动员,军团部由茶山关附近渡江,进抵遵义城南尚嵇场,继而截断遵义、贵阳交通,扼守乌江北岸,以一个师向老君关(即镇南关)开进,再以一个师向遵义追击,协同一军团进攻。一月七日,一军团二师和干部团攻占遵义。

  一月十五日,党中央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彭德怀参加了会议,这是他入党以后,第一次参加中央会议,他非常激动,深感任重而道远,决心为把革命战争引向彻底胜利而奋斗。他坚决拥护和支持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路线,批判了‘左’倾机会主义领导者和李德在军事上的严重错误。由于在遵义城南刀靶水和乌江沿岸执行警戒任务的三军团所部受到中央军吴奇伟部的袭击,他在会议中间离席奔回前线,亲自指挥战斗。

  遵义会议期间,蒋介石纠集嫡系中央军和湘、川、滇敌军数十万向遵义地区近逼,妄图在乌江西北、长江以南的川黔地区“围歼”红军。中央认为,在黔北地区建立根据地的计划已不可能实现。一月十九日果断地放弃遵义,向习水、赤水方面挺进,准备北渡长江,同四方面军会合,于四川建立新根据地。

  为此中央命令,首先占领土城。一月二十七日战斗打响,二十八日彭德怀指挥三、五军团发起总队由于守敌川军郭勋棋部拼命抵抗,川敌廖泽旅亦开到习水,正向土城驰援;穆肃中、达凤岗、章安平三个旅增援部队也向土城靠拢,企图合围红军。为突破敌人合围,遂停止战斗,首渡赤水河,转兵向古蔺方面南进。中央决定停止向川北发展,准备在滇、黔、川三省边界地区建立根据地。

 

官方微信公众号
主办: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23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