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党史人物  
铁流两万里——贺龙在长征中
2006-10-16 来源:中国经济网
 

  挫敌湘西

  一九三五年,九·一八事变的第四年,日本帝国主义抢占东北和把冀东各县划为非武装区之后,按照它灭亡中国的既定方针,又发动了所谓“华北五省自治运动”,妄想制造第二个东北……中华民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下,全国各民族不愿作奴隶的人们掀起了风起云涌的抗日救亡运动。亲日卖国的蒋介石独裁政府不仅不支持这一正义斗争,反而集中几十万大军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革命根据地进行残酷的“围剿”。这一年的九月,他们在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五次“围剿”,迫使红一方面军退出江西,跨过金沙江之后,又调兵遣将围攻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同志领导的湘鄂川黔边革命根据地,企图消灭红军三大主力之一的红二、六军团。

  敌人来势凶猛。蒋介石的宜昌行辕主任、敌湘鄂川黔“剿匪”总司令陈诚把他们的精锐——“中央军”樊崧甫和汤恩伯纵队以及孙连仲的第二十六路军共七个师和一个独立旅放在东面,担任主攻;把湘鄂军阀何键、徐源泉和川军郭汝栋部共五个纵队十六个师四个旅放在其他三面,敌军的总兵力达到一百三十个团,超过了任何一次“围剿”动用的部队数,比二、六军团多十几倍。九月底开始进攻。

  据说进攻前,蒋介石把陈诚叫到武昌,气鼓鼓地训斥一番,上半年你出师不利,丢了我的面子,贺龙用兵神出鬼没,这次要格外小心。陈诚,这个倍受“总座”赏识,被视为智勇双全的鹰犬,双脚跟一碰挺着胸脯向主子表示了决心。

  陈诚,是一九三四年十一月红一方面军退出江西时,从第五次“围剿”北路前敌总指挥的岗位上调到宜昌来的。当时,红二、六军团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的领导下挺进湘西,用运动战的打法,连连取胜,严重地威胁着他们追击红一方面军的部队的侧后安全,为了解除后顾之忧,蒋介石把他放在宜昌。他原来以为号称十万人的中央红军都可以对付,一万一千人的红二、六军团又算得了什么!他调集湘鄂两省的十一万大军,从第二年年初打到年中,没想到辛苦了半年,不仅没能消灭二、六军团,反而在陈家河、桃子溪、忠堡、板栗园整师整旅地被人家吃掉,最后完全丧失了进攻的能力。二、六军团既箝制了蒋介石的十一万大军,有力地策应了红一方面军突围,又恢复和扩建了湘鄂川黔边革命根据地。有了上次的教训,陈诚这一次不得不更加谨慎,在战略上采取持久作战的方针,在战术上实行堡垒主义的打法,沿途修筑大量碉堡,每天只推进三、五里路,还派出了飞机,对攻击目标狂轰滥炸。

  对于蒋介石组织的这次新“围剿”,经验丰富的贺龙总指挥早已有所预料。九月间,他把二、六军团主力从津市、澧县一带撤回根据地内部,使樊崧甫纵队和孙连仲的部队一开始就没捞到便宜。

  回到桑植以后,贺总指挥立即着手调查敌人的兵力部署,研究他们的作战特点。

  十一月四日,桑植刘家坪二军团指挥部暨二、六军团总指挥部的木楼前拴着十多匹马,一群警卫员小鬼在阳光下亲昵地靠在一起聊天,屋子里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肖克、王震、张子意等省委和军委分会的首长济济一堂,正聚精会神地分析局势,商讨对策。桌子上铺着忠堡战斗缴获的那幅二十万分之一的地图。烟草的香气弥漫着会场。

  这次会议,是十月间渡水坪、热水溪会议的继续。会议讲座得很热烈。在听了参谋长李达介绍敌情、前方作战情况和与会许多同志的意见之后,蓄着一字胡、目光锐利的贺总指挥习惯地用烟斗敲了几下桌子,开始讲话了。

  “这回要歹好,就要走远一些”,他的意见一出口,就引起全场的注意。别看他没有读过几年书,可是很善于分析和思考问题,讲起话来总是思路清晰,头头是道,早在洪湖的时候,“短胡子”的嘴就出了名。他说,陈诚上一次被我们用运动战的办法打败以后学乖了,这次既运用了在江西对一方面军作战的那套经验,又总结了上次失败的教训,部队密集,纵深配置,互相掩护,步步为营。我们如果还用上次的办法,在根据地附近周旋,很可能要受到敌人前后部队的夹击。当然,既使是这样,打上几个好仗,取得战术上的一些胜利也是可能的;不过,要想得到战役上的大的胜利就不很容易。如果我们长时间在敌人中间周旋,没有根据地作依托,得不到休整,是会吃亏的。所以,我主张走得远一点,到广大无堡垒地区同敌军较量。如果能消灭他一股或几股,还可能回到现在的根据地来;假如不行,就到黔东去创造新的根据地。

  他的记忆力非常好,在讲这些意见的时候,完全不看桌上的地图,而能把湘西、黔东一带的地形、道路说得不清二楚。这些地方,他早年都去过,他的脑壳就是地图。

  他的讲话从调查研究出发,既吸收了大家的正确意见,又有自己独到的见解,符合年初中央的遵义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的精神,博得了与会同志的一致赞同。

  贺龙虚心地向任弼时和关向应征求意见。请这两位先后来到他的部队的党中央代表作“指示”,任弼时政委高兴地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近视眼镜,操着浓重的汩罗口音说:“贺老总的意见好,我看莫得什么问题。我们二、六军团在过去半年多的奋斗中锻炼了自己已经向着红军铁军的道路迈进了!相信在党和军委的领导下,可以战胜敌人新的‘围剿’。”满族人关向应副政委,点点头同意贺龙的讲话,没有补充意见。会议决定,二、六军团突围向湘黔边境转移,寻机歼敌,争取返回湘鄂川黔边革命根据地,或者到黔东石阡、镇远和黄平一带建立新的根据地。

  战略方针制定了,任务明确了,可是怎么突围呢?敌人四面包围,前后几道防线,搞不好被拖住,后果就严重了。选准突破口,制定出切实可行的突围方案,这个关键性的任务责无旁贷地落到了贺总指挥的肩上。

  十一月四日会后,贺龙发出了三道命令:一、红二、六军团分别集中到刘家坪和瑞塔铺整训,演习抢渡江河;二、各部队迅速轻装,安置老弱伤病人员;三、桑植和鄂川边独立团、营编为第五和第十六师,列入二、六军团建制。

  “快要突围啦!”同志们不约而同地预感到了,可是,究竟向哪里突围,贺总指挥守口如瓶,并不透露。在那些日子里,他骑着马,带着警卫人员,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地检查突围前的准备工作。

  一天,他来到供给部骡马队,站在门口喊“老把势”。胡子拉碴的老队长刘金魁急忙跑了出来。

  “哈哈,是总指挥呀。你又来检查我们的工作啦,这回可没得岔子好找!”

  “没有岔子是应该的,哪个故意找你的岔子嘛!”贺龙装出生气的样子白了刘金魁一眼。两个人都开心地笑了。

  在刘金魁的陪同下,贺龙走进马厩,一会儿搬起马腿看看蹄子磨偏了没有一会儿摸摸背上打破的地方长好了没有;还过细地检查了鞍具、箩筐,动作熟练、内行,检查后满意地点点头。刘金魁,澧县人,五十来岁了,从一九三○年就在贺龙的部队赶牲口,别看他比贺龙大好多,可对这位总指挥精通驭运的本领,一向是从心眼里惊叹折服的。最近他还给运输队的小鬼讲了一个故事:两个月前,他赶着牲口随大部队从澧县撤出来,走到王家厂街上,贺龙正在一家地主院坝里和指挥部的工作人员研究情况,根据蹄子的响声隔着墙就听出是军团的运输队,对身旁一个鬼说:

  “俺们的运输队上来了,你去把老队长给我喊来。”

  那小鬼出门一看,一点不错,果然是刘金魁赶着牲口,就把他喊进院来。

  “总指挥,你喊我有事吧?”刘金魁进院后问。

  “老把势,你这个责任心怎么搞的?是不是有点不强了!”贺龙手拿一把特大的蒲扇,很随便地坐在屋檐下的石阶上。

  “总指挥你这话我听不懂啊。”

  “不懂?你的牲口掉了掌为什么不钉!”

  “不能吧,从没州出发时检查过啦。”

  “检查过啦?你出去看看,第四匹牲口的前掌还在不在?”

  刘金魁马上跑出门去看,哎呀!第四匹牲口果然丢了一支前掌。

  “牲口掉了掌,总指挥隔着墙都能听得出来,我整天跟牲口在一起,怎么就不知道呢!”他惭愧得举起拳头打自己的脑壳。

  打从这件事情以后,老队长照看牲口更专心、细致了,他常对小鬼们说:“要向总指挥学习。总指挥爱护部队的骡马,爱护部队的装备,是我们的榜样啊!”

  省委和军委分会召开干部会议后,贺龙命令六军团第十八师向湖北来凤方向出击,动作越猛越好。

  十八日,他下令二、六军团主力以急行军速度向东疾进。

  两支队伍象离弦的箭,朝着相反的方向飞驰而去。两军团主力越过了教子垭,穿过了中湖……

  “噫,这是往哪里开哟?”

  “眼看到慈利了,是不是去打樊崧甫?”

  “摘不好是奔袭他的司令部!胡子指挥打仗,经常突如其来地捣毁敌人的指挥机关,这叫猛虎掏心。”

  ……

  队伍里,一些干部、战士小声地议论着,揣测着,可谁也闹不清总指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他们都坚信:听胡子的,听总指挥部的,绝对不会钳。

 

官方微信公众号
主办: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23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