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蓉城党史  
开展农村武装斗争
2021-1-18 来源:本站

1947年8月底,中共成都工委书记蒲华辅到上海,向中共中央上海局钱瑛汇报成都地区工作情况回到成都后,传达了中共上海局有关在农村开展武装斗争的指示:发展人民群众自己的力量,联合一切反蒋力量,开展反蒋斗争;加强农村工作,在“两面”政权与“两面”武装的掩护下,开展武工队活动,在边远和敌人统治力量薄弱地区,建立小型游击队,逐步开展武装斗争,积极开展统战工作。其时,成都周边农村由于此前在中共川康特委恢复后,中共成都市工委曾把一批经过培养和锻炼的骨干输送到农村,加强了农村武装队伍的建设,使农村武装斗争已有基础。因此,在上海局的指示传达后,就在中共川康特委领导下,中共雅乐工委在四川仁寿县籍田发动秋收暴动,在大邑开展“二五减租”斗争,在邛崃、蒲江、大邑、新津等县地组织人民武装游击队,开展武装斗争。农村武装斗争、城市人民民主运动和反蒋爱国民主统一战线工作相互影响、相互促进,共同配合着人民解放军进军四川。

一、仁寿县籍田地区的武装斗争

仁寿籍田地区(今属双流县)是一个有革命传统的地方。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个革命历史时期,仁寿籍田地区都与成都地区的华阳(今双流)及彭山共同组建中共地下组织,开展革命斗争。解放战争时期,成都地区的华阳与仁寿(籍田)地区不仅共同组建中共仁华特支或中共仁华彭特区,而且中共成都地下组织输送一批骨干参加中共川康特委领导组建的川西南武工队,川康边人民游击纵队开展农村武装斗争的川康地区就包括仁寿籍田。

1947年上半年,中共川康特委派中共党员陈俊卿、吕英(刘丹)到籍田同当地的共产党员丁地平、邹玉琳具体组织和领导籍田地区的农民运动。他们利用袍哥组织做掩护,组织“青年会”,开展“吃大户”的斗争。7月3日,组织起来的2000多名农民,打开籍田乡钟家湾国民党金库主任家的粮仓,把仓内的粮食和盐巴分给农民。7日,又根据形势召开会议,决定在该县的煎茶乡、刘公乡、籍田乡同时开展“吃大户”运动。会后,仅刘公乡就组织起1000多农民到国民党第四保的一个团长家,把约100担租谷分给农民。国民党乡代表闻讯后,带领几十个乡丁前来镇压,群众已及时转移。这几个地区开展“吃大户”的运动,极大地震动了国民党地方当局,准备调集军队予以镇压。中共地下组织得知这一情况后,迅速通知籍田地区中共地下组织,停止了“吃大户”运动,暂时隐蔽,使国民党地方党部预谋镇压的计划落空。

籍田地区的“吃大户”运动,锻炼了中共地下组织和广大农民。中共川康特委认为在这一地区发动秋收暴动的条件已经成熟,决定组织农民举行秋收暴动。为了加强领导力量,中共川康特委将成华大学从事学生运动的中共党员苏世沛、仁(寿)华(阳)彭(山)地区负责人任治荣调到籍田地区。1948年8月,籍田地区中共地下组织接到中共川康特委开展秋收暴动的指示后,立即召开会议进行研究和布置。会议决定,秋收结束后,立即组织农民武装袭击国民党籍田区区公所,收缴乡丁枪支弹药,成立东山游击队,并任命邹玉琳为司令,杨奎龙为副司令,然后把队伍拉到洪雅县境内的总岗山打游击。

9月5日,农民武装在籍田地区举行暴动,负责攻打区公所的战斗小组迅速冲进室内,割断电话线,收缴了乡丁的枪支弹药。正当战斗向纵深发展时,出现了意外情况。仁寿县警察局第一中队三分队押送巨款赴川大,当晚正住宿在籍田。当暴动枪声响起,警察误认为是来抢劫巨款的,便冲到街上,向暴动队伍射击,双方交火,农民武装队伍受到重创。这样,暴动已无法按原计划继续进行,指挥部下令部队后撤转移。但部队在转移时,又受到地方保甲武装势力的阻挠。中共川康特委迅速作出决定,兵分两路行动:一部分由邹玉琳带领,转移到洪雅地区活动;另一部分由丁地平带领,到资中县一带借参加修路,保存农民革命武装力量。

籍田地区的农民武装秋收暴动,虽然受到挫折,但影响很大,给国民党地方反动政权以有力打击,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震惊和恐惧。当时的《华西日报》和《仁寿周报》分别刊载这次暴动的消息时惊呼籍田方圆90公里被“共匪闹红了”,成了“共匪天下”、“共产党又多又凶”。

二、邛(崃)、大(邑)、蒲(江)地区的武装斗争

就在籍田地区农民武装进行暴动的同时,邛崃地区农民武装开展的“抗铲”斗争也如火如荼。1947年夏,邛崃地区的共产党员李维实接到中共成都工委的指示,在邛崃三坝乡、马桥乡一带山区组织农民开展武装斗争。李接到任务后,联络了一批进步青年农民,建立地下武装。为避免引起国民党地方当局的注意,他们以袍哥组织形式出现,不打政治旗号,采用平时分散,有事集中的方式开展斗争。

为了筹集武装斗争的经费和解决农民生活的困难,地下武装支持农民种植大烟。邛崃三坝乡乡长何洪斋以“上三保烟匪难治”为由,向邛崃县长告密。县长任和平下令派兵“查铲”。李维实得知这一消息后,召开共产党员和农民积极分子会议,分析了任派兵查铲的真实意图,名为禁种大烟,实为勒索高额烟捐。决定把地下武装组织起来,保护农民种植大烟,并联合一些种大烟的当地士绅、保长和袍哥武装,组成一支抗铲队伍,在刘家营、营山一带布防。当任纠集的县警察中队300多人向三坝乡进发时,刚进雪山沟就遭到农民武装的伏击。接连两仗,敌人都未攻下雪山,又摸不清农民武装力量的情况,只得仓皇撤退。这让任和平十分恼怒,便改变手法,对“抗铲”队伍实施分化瓦解的策略。在利诱和威胁面前,一些人屈服了,有的还转而投向敌人,向农民武装进攻。面对变化的形势,建立不久的农民武装奉命转移到山区活动。直到1948年农历三月中旬,按照中共雅乐工委书记陈俊卿的指示,转移到大邑地区,与大邑的农民武装会合,编为川西南人民武装工作队的直属队,继续开展武装斗争。

早在籍田地区开展武装斗争之前,大邑地区的共产党员就组织农民开展武装斗争。1946年冬,在大邑地区坚持斗争的共产党员肖汝霖、周鼎文等组织进步青年,建立了一支50多人的农民武装在当地开展斗争。1947年,这支武装队伍不断壮大,并到宝兴、懋功等县境内开展斗争。年底,中共川康特委根据川西地区的武装斗争的形势,成立了中共雅乐工作委员会,具体领导川西地区的武装斗争。1948年4月,经中共川康特委批准,大邑、邛崃的农民武装统一组成川西南武装工作队(简称川西南武工队)。肖汝霖任主任兼队长,吕英任副主任兼支部书记,李维嘉(由重庆调到大邑县)任副书记,下辖直属一队、二队,以袍哥武装的名义开展武装活动。

中共川西南武工委按照中共川康特委的指示,将以“抗粮、抗丁、抗税”的名义,发动武装暴动。7月12日,中共川西南武工委召开干部会议,研究暴动计划,决定先打大邑地主刘文彩的老巢。会议进行中,因内奸告密,刘文彩纠集地主武装200多人包围了开会的地方,并开枪射击。队长肖汝霖听到枪声后,立即组织队员突围。在战斗中武工队一队队长朱英汉牺牲,其他与会者幸得安全突围。国民党当局四处发通缉令,设哨卡,进行彻底搜捕和镇压。武工队已经及时转移,并召开紧急会议,总结这次暴动失败的经验教训。会后,武工队副主任吕英到成都向中共川康特委作汇报。特委指示:队伍分成若干小股,采取打了就跑的方式,继续开展暴动。武工队讨论特委指示认为,大邑、邛崃离国民党重点盘踞的成都较近,如再搞公开的暴动较为困难,应搞两面武装,即表面上为袍哥武装、烟帮武装,而实际是中共地下组织领导的农民武装,这个意见得到了川康特委的同意。其后,一部分武工队在吕英、李维嘉的带领下,深入到农民中开展工作,一部分武工队在肖汝霖、周鼎文的带领下,转移到川康边的象鼻子山,进行训练和整顿,以提高部队的政治觉悟和战斗力。为了与中共川康特委取得联系及解决生活上的困难,武工队队长肖汝霖不顾个人安危亲自下山,不幸于途中被土匪抓获,1948年9月25日被枪杀于离大邑县城不远的苏场。国民党地方当局加紧了对山区武工队的搜索和镇压。武工队再次派人下山和吕英取得联系。10月,武工队战胜重重困难,终于从山上回到了平坝地区,在农民群众和进步人士的掩护下,继续坚持斗争。

1949年6月,根据新的斗争形势,中共川西南武工委领导在成都集会,研究决定利用国民党地方政府颁发的“二五”减租条例,发动农民群众假戏真做,在大邑地区开展一场真正的“二五”减租运动。这年秋收时节,武工队在大邑等地深入发动和组织上万群众参加,以刘文彩为主要对象开展武装减租斗争。大邑地区的“二五”减租农民运动使国民党地方当局十分恐慌,省主席王陵基亲临大邑县准备进行镇压,但由于解放军进军大西南进展神速,王陵基只好狼狈逃回成都。这场由中共地下组织领导的“二五”减租斗争取得胜利。

1949年1月,中共川康特委遭敌人破坏。负责领导川西地区武装斗争的中共雅乐工委负责人陈俊卿、吕英在此前后被捕。为了继续开展武装斗争,迎接解放,迫切需要建立统一的领导机构和游击武装队伍。同年10月,中共川西边临时工作委员会成立,书记李维嘉、副书记周玉琳。并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将“川西南武工队”和成都地区农民武装统一组成“川康边人民游击纵队”。司令员肖绍成、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周鼎文,政委李维嘉、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李安澜。纵队设纵队部,纵队下按地区编为支队:仁简支队、岷江支队、崇大新支队、斜江支队、邛大边支队、崃山支队、名雅邛支队、大渡河支队、临邛大队。游击纵队在成都设“留蓉工作部”,担负游击队的后勤任务,并参加统战策反工作。当解放军发动解放大西南战役时,游击纵队直接配合解放军投入到新的战斗。

三、新津武装工作队

1948年8月,中共成都市委根据中共川康特委开展武装斗争的指示,成立郊区工作二组,负责新津、双流一带的工作。不久,市委书记洪德铭决定派张万禄回到新津,利用家乡社会关系和民盟盟员关系,通过掌握当地国民党警察来开展武装斗争。10月,张万禄回到家乡,团结广大贫苦农民,在新津地区组建武工队,下属四个中队、14个直属队,并在武工队中建立党支部。新津武工队组建后,配合人民解放军在属于成都战役的新津战役及解放新津中做出了贡献,1949年12月25日新津解放后整编为新津县独立营

 

官方微信公众号
主办: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22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