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共党史 > 权威说史  
权威说史——邓小平等老同志的支持 和真理标准讨论在全国的开展
2020-12-30 来源: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

当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遇到很大阻力时,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陈云、胡耀邦、聂荣臻、徐向前、罗瑞卿、谭震林等一批老同志纷纷表明态度,公开支持这一讨论的开展。他们在不同场合、从不同角度反复强调,要恢复毛泽东倡导的实事求是的原则,恢复党的优良传统,使这场讨论得以顶住压力,并从思想理论界扩大到党、政、军及社会各界,成为一场规模宏大、内涵丰富、影响深远的群众性大讨论。

1978年4月27日至6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期间,有人提出,凡是毛主席、华主席说过的话,都不能改动。这种情况以及由真理标准问题的提出而产生的意见分歧,立即引起邓小平的注意。5月30日,他就自己准备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讲话的内容向有关同志谈到:只要你讲话和毛主席讲的不一样,和华主席讲的不一样,就不行。毛主席没有讲的,华主席没有讲的,你讲了,也不行。照抄毛主席讲的,照抄华主席讲的,全部照抄才行。这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这是当前一种思潮的反映。我在这次会议的总结发言,第一个问题“就是要讲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的根本态度、根本观点、根本方法。”“这是毛主席经常讲的道理,也是他讲得最多的道理,列宁也讲得很多。我们讲要继承和发扬毛主席为我们培育的优良传统,第一个就是实事求是。归根到底,这是涉及什么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什么是毛泽东思想的问题。毛泽东思想最根本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实事求是。现在发生了一个问题,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都成了问题,简直是莫名其妙!”“我们的脑子里还都是些老东西,不会研究现在的问题,不从现在的实际出发来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这样天天讲四个现代化,讲来讲去都会是空的。”

6月2日,邓小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着重阐述了毛泽东关于实事求是的观点。他指出:“我们也有一些同志天天讲毛泽东思想,却往往忘记、抛弃甚至反对毛泽东同志的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这样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根本方法。不但如此,有的人还认为谁要是坚持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谁就是犯了弥天大罪。”他们的观点,实质上是主张只要照抄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同志的原话,照抄照转照搬就行了。这个问题不是小问题,而是涉及怎么看待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问题。“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则,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违背,这是毫无疑义的。但是,一定要和实际相结合,要分析研究实际情况,解决实际问题。按照实际情况决定工作方针,这是一切共产党员所必须牢牢记住的最基本的思想方法、工作方法。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的出发点、根本点。”他号召大家:“我们一定要肃清林彪、‘四人帮’的流毒,拨乱反正,打破精神枷锁,使我们的思想来个大解放”

邓小平的讲话,新华社当天就作了报道。6月6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全文发表。这篇讲话使那些思想仍处于僵化状态的同志受到震动,也使要求解放思想、坚持实践标准的同志受到鼓舞。

为了回答真理标准问题引起的争论,6月24日,《解放军报》又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在头版发表题为《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的文章,《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同日转载。这篇文章得到中央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的大力支持和精心指导。文章明确指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本身要由实践来检验,其正确性要由实践来证明。思想不能证明自身。理论是实践的指南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不能相互混淆。林彪、“四人帮”的唯心论和形而上学,非常突出地表现在他们的真理观上。长期以来,他们把真理说成是依人们的主观思想为转移的东西;把理论本身或权威人士的言论,或文件上写了的,作为判断真理的标准,而独独讳言客观实践。其为害之烈,情节之恶劣,几乎每个人都有切身的感受。在此之前的6月16日,《人民日报》还发表一篇题为《关于真理的标准问题》的文章,《光明日报》全文转载。几家主要报纸连续发表和相互转载的这几篇文章,有力地推动了真理标准讨论的开展。

在此前后,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先后举办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会,参加者既有中央、地方及军队的理论工作者,又有来自自然科学领域的科学工作者。发言者纷纷指出,肯定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仅不会否定或削弱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作用,而且正是肯定和加强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作用。科学没有禁区,如果给科学设置禁区,那就是扼杀科学。加强党对科学的领导,不是设置禁区,不是压制科学的自由讨论,而是给科学研究指明正确的方向,制定正确的政策,采取正确的方法来领导科学事业。这个问题不但是带根本性的理论问题,尤其是带根本性的现实问题。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关系到党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也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使党的各项事业重新走上毛泽东思想的正确轨道。

7月21日,邓小平特地找中央宣传部负责人谈话,就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指出:“不要再下禁令、设禁区了,不要再把刚刚开始的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向后拉。”22日,邓小平同胡耀邦谈话时又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是马克思主义的。争论不可避免,争得好。引起争论的根源就是‘两个凡是’。”8月19日,他在同文化部负责人谈话时又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是马克思主义的,是驳不倒的,我是同意这篇文章的观点的”。

在此期间,叶剑英、李先念都对邓小平的主张和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表示了明确支持。叶剑英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公开表示:我不主张对讨论采取压制态度,对待毛泽东思想,不能采取教条主义态度。李先念在国务院的会议上也旗帜鲜明地指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凡是经过长期社会实践证明是符合客观规律、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事,就坚决地办、坚持到底。我们的一切政策、计划、措施是否正确,都要以能否为人民群众谋利益作为标准来检验。

8月,《红旗》杂志约请谭震林写一篇回忆毛泽东领导井冈山斗争的文章。这位曾参加1967年二月抗争的老同志再次表现出实事求是的勇气,当即表示:要我写文章,我就要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明毛泽东思想是从实践中来,又经过革命实践检验的科学真理。10月下旬,文章初稿写成后,他针对编辑部负责人的担心再次坚定地表示:文章的观点不能动,“这样做丢不了党籍,住不了牛棚”。李先念、邓小平、华国锋、叶剑英在先后看过文章后,均表示同意发表,这篇文章终于刊登在当年出版的《红旗》杂志第十二期上。

从7月底开始,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央的一些部门,以及各大军区、各军兵种、军委直属单位的主要负责人相继发表讲话或文章,公开表明支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立场。各地宣传部门和党校也积极配合,纷纷举办讨论会或培训班,推动这场讨论的开展。1978年下半年,除中央单位外,各地就这一主题召开的讨论会达70余次,报刊上发表的讨论这一问题的文章达650多篇,形成了以理论界为主、新闻界积极推动、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理论问题大讨论。这场讨论为冲破“两个凡是”的严重束缚,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奠定了理论基础,成为实现党和国家历史性伟大转折的思想先导。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下,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1月版)

 

官方微信公众号
主办: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22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