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蓉城党史新闻  
英雄入城 千年古都换了人间
2019-12-29 来源:成都日报

成都各界群众团体参加成都解放庆祝大会

解放军行进在北门簸箕街一带

1949年12月30日《人民日报》刊登人民解放军解放成都等地的消息

 

社会各界欢迎解放军入城

 

 解放军进入春熙路

 

 

1949年12月27日,南北两线解放军在成都胜利会师,成都宣布和平解放。29日,成都各界123个单位组成四川省会各界庆祝解放大会,欢迎解放军胜利入城。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率领解放军举行盛大的入城式,受到了中共成都地下组织代表和各界人民的热烈欢迎。从此,成都进入新民主主义和平建设的新时期。

启明电厂保卫战

据史料记载,出逃前一天中午,当一切安排妥当后,蒋介石召来了胡宗南与毛人凤,询问“潜伏”情况,并对他们说:“我们撤离后,你们就命令杜长城着手实施,要把成都给我一把火烧掉,不准把任何东西留给共产党,一点都不准留,就是烂摊子也不准留!”

1949年12月10日早晨,人民解放军已从川南、川东、川北等地进逼,成都朝不保夕。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为了迷惑四川反蒋势力,9日报端登载:“蒋介石、阎锡山及行政院离蓉赴台。”实际上只走了阎锡山和行政院的官员。但这给后人尤其是史学界造成了一大难题。一般称蒋介石离蓉去台有4个时间:9日、10日、12日、13日。史学界经过考证,目前普遍认为应是10日。一则蒋经国在日记中这样写道:“父亲返台之日,即刘文辉、邓锡侯公开通电附共之时。”刘、邓二人起义为12月9日,蒋介石知道后应在10日早晨。二则被俘的王陵基在1965年交代,他于10日曾抄道追至机场,企图随蒋逃台。因此,10日逃台是比较准确的。

出逃前夕,蒋介石制定了破坏四川各地工矿企业的计划,而作为电力供应单位的启明电厂自然成为重要目标。中共地下党则把保护启明电厂作为迎接解放的一大重要任务,带着成都启明电厂的工人们日夜严密防守,在电厂围墙上装设高低压两层电网,关闭大门,拆掉机房楼梯,在厂房窗户上装上厚钢板以防备枪弹等,倾力保卫电厂。虽然城外在打仗,但是在成都战役期间的成都市区,没有停过一天电,保证了解放军进城时成都市区灯火辉煌。

迎接解放

成都人民连夜赶制红旗

12月27日,成都宣布解放,北线解放军总司令员贺龙率其总部于28日抵达新都。成都人民企盼大军马上进城,但贺龙司令员不准备匆匆入城。贺龙让部队休整,进行入城教育。他命令部队,入城时必须严整军容风纪,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给成都人民留下良好印象。人民解放军之所以在国民党军队投降后还对入城如此谨慎,一方面是对军队安全的考虑,另一方面则出于对这座名城的城市建设和历史文化的保护。

12月29日,成都是不眠之夜。无数人兴奋地写标语、扎彩灯、学新歌、扭秧歌……这一天,西南军区参谋长张经武由地下党带路入城察看,并指挥先头入城的第60军178师三个团控制了城内若干制高点,以保证12月30日军队顺利入城。

城外的解放军部队在进行入城教育,城内的百姓也没有歇着,他们正连夜赶制五星红旗,以备入城仪式的需要。在成都解放前一个月,国民党政府退守成都时,中共地下党领导下的川康边人民游击纵队队员们,围坐在大邑县境内的一家农舍里听着收音机,里面传来了制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方法。收听完后,游击队员们立即找来了布料制作五星红旗。经过一番努力,成都历史上的第一面五星红旗终于做成。

一面五星红旗做成功并不难,但是如何才能迅速地将五星红旗的制作方法宣传出去,并且将批量的五星红旗运入成都呢?这才是最费脑筋的事情!要知道在解放前的成都,国民党军、警、宪、特务密布,地下党人员稍有不慎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次日,川康边人民游击纵队的油印小报《火炬报》即刊载了五星红旗的详细制作方法,游击队员们还决定将国旗样式带到成都市内进行成批制作。一番周折后,地下党的另一个组织中共四川省临时工作委员会找到了暑袜北二街“泰来祥”号旗帜商店(现成都旗帜厂),让其秘密赶制5000余面五星红旗。就这样,在成都解放的入城仪式当日,市民高举旗帜涌向街头,五星红旗终于飘扬在这座千年古城之上。

入城仪式

30万市民夹道欢迎

1949年12月30日,成都市举行了隆重的解放军入城仪式。冬季的成都平日里一向阴霾,这一天却是艳阳高照。上午9时整,贺龙一声令下,军乐队首先奏起“向前,向前,向前!”的《解放军进行曲》,入城式在震天军乐声、口号声、鞭炮锣鼓声中隆重开始。18兵团第60军,在入城式总指挥张祖谅军长带领下,向成都市区开进。前几日宣布起义的原国民党成都城防部司令曾庆集,也派出欢迎专车、乐队前往城北驷马桥,和解放军入城部队的领导人、成都市地下党、市民代表等会合。解放军入城,从北门的驷马桥,到东门牛市口大道,红旗如海,欢歌如潮。

入城式队伍的前导,是中共川西边临工委留蓉工作部地下党人员,他们高举毛泽东、朱德的画像乘车带路。紧接着是参加欢迎仪式的起义将领刘文辉、邓锡侯、裴昌会、罗广文等人。其后是率部入城的贺龙、李井泉、周士第、王新亭等解放军将领,乘坐13辆美式吉普车和小轿车。

入城队伍的先头是仪仗队,高举五星红旗,后面是20面红旗飘扬的方队。再后有13辆大卡车,最前面的车上载着毛泽东和朱德的巨幅画像,紧随其后的车上载着鼓号齐鸣的军乐队;中间的车上载的是锣鼓队;后面的车载着“庆祝四川解放!”“庆祝成都解放!”的黄字大红旗和五星红旗。再往后的行军序列依次是:装甲兵团、重炮兵团、步兵团、车队、马队、后勤部队、轻便队……入城队伍长达4公里,先头部队已进入市中区,后面的部队还未动身。

入城部队先头队伍的一辆吉普车中坐着贺龙,他浓黑的八字胡分外显眼。他穿着和战士同样的棉军装,外披一件皮大衣,频频招手。贺龙领头的这支队伍,经西御街、祠堂街、东城根街,到了幽静的商业街一座古色古香的高楼前停住。这是原国民党励志社,成了贺龙到成都后的司令部(后为中共四川省委机关所在地)。

部队还没走进北门,欢迎的群众就把道路快塞住了。群众在车前和左右载歌载舞,如醉如狂,解放军战士只得把车子停下来,等群众觉得应该让开一条路来的时候,才缓缓开车前进。有许多花束向部队抛了过来,不多一会,一路汽车都变成了花车。几百辆汽车在前面,后面跟着扛着各种武器,仪容整洁的解放军大队伍。

成都街头人流如潮。街道两边都挂起了五星红旗、红灯笼。30万成都市民,夹道欢迎。从北门驷马桥起,民众欢呼、鼓掌、唱歌、跳舞……鞭炮声和锣鼓声震天动地。成都地下党组织的四川大学、华西大学和石室、蜀华、协进等37所中学联合筹备的“庆祝解放”的宣传队、秧歌队、歌咏队,分4个区在各主要街口庆祝宣传。有些在高唱“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有些在唱秧歌调:“老头戴顶破毡帽,姑娘穿起花袄袄,走起路来忸忸怩。解放的人民翻了身,大家都跳,大家都来跳!”

越是进入城中心,欢迎的人群就越多,人山人海,一片欢腾。进入驷马桥后,最先到北门大桥外簸箕街口。玉带桥一带,申新纱厂200多个着白帽白裙的女工,这些被称为“纱妹”的工人们泪眼婆娑地高喊:“解放啦!解放啦!”

街道上,许多群众像老朋友一般,跑过来抓住战士们的手,凝望着他们胸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几个字,有的久久微笑不语,有的却爆出成串的热泪。他们把一朵又一朵红花挂在解放军战士的胸前,当战士们忙于答礼,措手不及的时候,又一群人拥上去,把黄澄澄的橘柑塞进战士的口袋,场面十分热烈。

大军入城

盐市口唱起《东方红》

成都解放时,时任178师教导大队二中队二区队副区队长的李晓根,曾在几十年后回忆起当年入城的情景:大约九点钟,部队开始跟在两辆载着毛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巨幅画像的汽车之后,踩着由宣传队和号兵组成的乐队吹奏的进行曲节拍,步伐整齐地向成都市区前进。战功卓著的班、排、连还用长长的竹竿把部队授予他们荣誉称号的旗帜举得高高的,迎风招展。英雄人物披戴着军功章和大红花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各自部队前列。当李晓根的队伍行进到北城门时,首先看到一队身着黑制服、头戴大檐帽的起义部队,整齐地站立在街道两侧,欢迎解放军入城。

紧挨着起义部队的是欢乐的成都市民,他们敲锣打鼓,燃放鞭炮,高呼“解放军万岁”“欢迎亲人解放军”。解放军战士列队从欢迎的人群中走过,人人都感到光荣和自豪,所到之处充满了热烈欢迎的口号声、掌声、锣鼓声和欢呼声。更让人感动的是,当部队行进到宽敞的东大街时,一队腰缠彩绸、敲着锣鼓、扭着秧歌的群众,一直把他们从东大街送到盐市口。

当队伍开到盐市口时,有许多男女青年正在扭秧歌,虽然动作并不十分熟练,但喜悦的心情却溢于言表。他们是四川大学的学生,这些节目是他们连夜赶练的,有的同学背上还写着“天亮了”三个大字,跳得很是欢快。

刚过盐市口,又遇到一队青年在唱解放区人民和军队常唱的《东方红》,于是,李晓根碰了一下走在他左边的一区队段元山队长,问:“刚解放第一天,我们还没到宿营地,他们怎么就会唱《东方红》呢?”段队长瞪了他一眼,小声说:“我党在成都的地下工作人员多的是,进步青年都知道解放区和我们军队的事,还知道不少呢,怎么不会唱《东方红》呢!”

入城部队途经簸箕街进北门,过北大街、草市街、玉带桥、顺城街、提督街、总府街、春熙路、上东大街、盐市口、东御街、西御街、祠堂街等主要街道,最后汇集到少城公园。

下午三点过,解放军的队伍终于全部通过了市中心的主要街道,人群却还不肯散去。成都市民围着随军入城的解放军宣传文艺队伍,在那里扭着秧歌,唱着解放新歌。直到黄昏,千年古城成都还沉浸在一片沸腾的喜悦中。

1949年12月30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祝成都解放》。31日,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治委员命令,成都市实行军事管制,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事管制委员会”,任命李井泉为主任,周士第等人为副主任。

1950年元旦,贺龙在顺城街蓉光大戏院新年联欢会上,铿锵有力地说:“成都是解放战争中继北京和平解放以后,保存下来最无破坏、最完整的一座大城市,这是奇迹!”

成都的解放,标志着国民党残余势力已被赶出中国大陆,史册上把这一天定为成都解放日。1950年4月四川全境解放,随即四川建立各级人民政权,从此揭开了四川历史的崭新篇章。

陆离/文

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

成都市档案馆 供图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20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