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 第4辑  
成都战役
2007-7-10 来源:本站

 

成都战役是我军在战略追击阶段进军西南时进行的一次大规模歼灭战战役。参加的部队有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第3兵团(司令员陈锡联,政治委员谢富治)第10、第11、第12军,第5兵团(司令员杨勇,政治委员苏振华)第16、第18军,第一野战军第18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周士第)第60、第61、第62军和第7军第19师,第四野战军第50军,共9个军又1个师。战役从1949128日起29日止,先后争取了敌第7、第16、第18兵团和第15、第20兵团残部的起义与投诚,在成都、邛崃之间歼灭了企图突围之敌第5兵团,彻底粉碎了蒋介石妄图在西南大陆负隅顽抗和保持一个反革命基地的阴谋计划。

 

 

  刘伯承、邓小平进军四川途中研究作战部署

 

刘邓大军进军西南的任务,早在1月中共中央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和3月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就已基本议定。为了统一指挥进军西南的作战行动,219,中央军委决定由刘伯承、邓小平、张际春、陈赓、李达5人组成中共第二野战军前敌委员会,邓小平任书记。716,中共中央决定组成中共中央西南局,10月13决定由邓小平、刘伯承、贺龙分别担任西南局第一、第二、第三书记,同时,成立西南军政委员会和西南军区,刘伯承任军政委员会主席;贺龙任军区司令员,邓小平任军区政治委员,以后又任命陈赓、周士第、李达为副司令员,宋任穷、张际春、李井泉为副政治委员。

在我军渡江成功并解放南京及江南广大地区后,蒋介石急令白崇禧集团和粤系军队组织所谓“湘粤联防”,阻止我向两广进军。又令胡宗南集团扼守秦岭,防我由陕入川,妄图控制西南,以待国际事变,卷土重来。为了消灭华南、西南之敌,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作了英明的战略部署:以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赓)归属第四野战军指挥,由赣南出广东、广西,协同第四野战军主力围歼白崇禧集团于广西境内,第二野战军主力以大迂回行动直出贵州,进占川东、川南,切断胡宗南集团退往云南之通路,割裂白、胡两集团的联系。同时以陕川边之第一野战军第18兵团,积极吸引敌胡宗南集团,将其暂时抑留于秦岭地区,待我切断其退往滇康之道路后,迅速南进,协同第二野战军主力聚歼胡宗南集团于四川境内。

111,我第二野战军在北起巴东,南至天柱,宽约千里的战线上,向川黔敌军发起了强大攻势。我第3兵团主力和第四野战军一部突破了宋希濂集团的防线,将西逃之敌第14兵团围歼于咸丰以东地区。担任战略迂回任务的第5兵团和第3兵团第10军(军长杜义德,政委王维纲),以突然动作挺进贵州, 15日解放贵阳,尔后分路向川南疾进, 12月3先头部队进至川南之纳溪、合江地区,截断了胡宗南集团及川境残敌逃往贵州的道路。第3兵团第11军(军长曾绍山,政治委员鲍先志)、第12军(军长兼政委王近山)和第四野战军第47军强渡乌江,在南川地区将宋希濂集团主力和罗广文兵团大部歼灭,1130解放重庆。蒋介石急令胡宗南集团放弃秦岭,南撤成都。我第一野战军第18兵团和第7军第19师兵分三路,昼夜追击南逃之敌,127越过秦岭,11日占领洋县、汉中、武都等地,陕南、陇南全部解放。

蒋介石为挽救胡宗南集团,一面令由重庆西撤之敌正面迟滞我军向成都挺进,一面急令胡宗南集团加速撤往成都地区,企图集中兵力抵御我军攻势,或向西康、云南逃窜。蒋介石于1130日晨从重庆乘“美龄号”专机逃到成都,住在国民党军的中央军校内。1210,成都市内秩序已很混乱,时有枪声,形势已到了难于控制的地步。侍卫人员发现住地附近出现“可疑人物”,建议蒋介石从后门逃走。蒋介石感到从后门逃走有失身份,便说:“我从大门进来的,还是从大门出去。”于是,蒋介石和蒋经国走出军校大门。10日下午2时,蒋介石在成都凤凰山机场登机升空,向台湾飞去。当晚日记写道,“俯视眼底大陆河山,心中怆然”。

128,我南线之第16军由南溪地区向北进击,此时宜宾之敌第72军郭汝槐部与我联系准备起义(后于12日正式起义)。129,云南的卢汉、川康的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等,分别在昆明和雅安宣布起义,云南、西康两省和平解放。蒋介石急令胡宗南加速南撤,并将4个师空运西昌;又令正由重庆和川东西撤之残敌第15、第20兵团和第16兵团,急速撤至岷江、沱江地区阻我前进,以掩护胡宗南集团向成都地区撤退。我南线各军乘势于15日发起追击,在击破敌沱江、岷江沿岸的抵抗后,我第1616日攻占乐山,17日完全控制了乐山、夹江、峨眉三角地带。同日,我第10军部队攻占眉山、丹棱,19日解放蒲江,完全控制了青神、眉山、丹棱地区。同日,我第16军一部向峨边方向追歼逃敌,在沙坪地区俘敌川湘鄂绥署司令官宋希濂及其直属部队3400余人。我第11、第12军强渡岷江,沿途穷追猛打,歼敌7000余人,20日攻占邛崃、大邑,第11军进抵新津以东地区。至此,我军完全切断了敌退往康、滇的道路。北线我第18兵团和第7军(军长彭绍辉,政委罗贵波)第19师,于125开始入川追击作战,兵分三路日夜兼程南追逃敌。右路第62军(军长刘忠,政委鲁瑞林)、中路第60军(军长张祖谅,政委袁子钦)和第7军第19师占广元、夺剑阁,21日先头部队进抵江油、绵阳地区。左路第61军(军长韦杰,政委徐子荣)21日解放巴中,继续向南部、三台方向猛追逃敌。至此,南北我军围歼胡宗南集团及川境残敌的大包围即告形成。

 

刘伯承、邓小平、贺龙为指挥南下大军进军成都运筹帷幄

 

胡宗南集团第5、第7、第18兵团,和川东、川南撤逃成都之残敌第15、第16、第20兵团,被我包围于成都地区后,蒋介石把指挥权交给胡宗南。21日,敌第16兵团在金堂宣布起义,胡宗南急忙于22日在新津召开军长以上高级将领会议,确定向雅安、西昌夺路突围。次日,胡宗南即乘飞机逃走。24日,被围之敌第5兵团开始向西南方向突围,多次向我第12军阵地猛攻,均被击退,敌第15、第20兵团残部见突围无望,在彭县宣布起义。25日,我第18兵团第60军解放德阳,逼迫敌第7兵团起义,敌第18兵团亦派出人员到简阳与我联系请求准予起义。只有敌第5兵团(约5万余人)仍于25日继续向邛崃、大邑一线轮番猛烈进攻,企图打开一条通路,向西南方向突围。我决心集中兵力歼敌于运动中,即令第12军暂时放弃大邑,集中主力防守邛崃以东之高山镇、固驿镇一带高地,坚决阻敌南逃;第16军由蒲江向北推进至复兴场、寿安场一线,第18军之第53师亦迅速进至寿安场地区;第10军占领新津,尔后以主力向大邑突进;第11军向双流出击;第50军在简阳南北沱江东岸占领阵地,阻敌东窜。北线第18兵团各军向成都及其以东推进,围歼可能向东北方向逃窜之敌,并准备进占成都。26日,我对被围在新津地区之敌第5兵团发起围攻,全体指战员在“打好大陆上最后一仗”的口号鼓舞下,争先恐后,奋勇向前,向敌纵深猛插,战至27日,全歼敌第5兵团7个军,敌兵团司令李文被俘,在成都以南以东之敌第18兵团同日宣布起义,成都宣告解放。北线第18兵团左路第61军,于26日迫使由川东窜至巴中地区之敌第127军缴械投降,迫使南部、阆中以西之敌第98军起义,19491229,在三台地区围歼了敌第76军、第17军等部。至此,成都战役胜利结束。

 

供稿:成都军区司令部编研室 唐相征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