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密党组织在息烽集中营的地下斗争
2007-6-15 来源:人民网

 

  这是曾关押徐林侠、宋振中(“小萝卜头”)的囚室。

  新华社发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抗日烽火席卷全国。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全国人民奋起抗战。但是,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统治集团内的顽固派,仍坚持其一党独裁统治。为此,他们大力强化特务组织,设立集中营,继续逮捕和秘密关押共产党员、抗日民主人士和爱国进步人士。

  1938年11月至1946年,国民党特务机关在大后方贵州息烽设立了秘密集中营,因其等级最高、规模最大、管理最严,而被国民党军统特务内部称之为监狱的“大学”。

  息烽地处贵州中部腹地,距贵阳约60多公里,远离城市,地处山区,人口稀少,交通不便,不易受各地革命和抗日运动的影响。这里四面环山,树木丛生,地势极为隐蔽。蒋介石所以把这个秘密监狱选在息烽,有取熄灭烽火之意。同时,蒋介石还把军统直属的“特训班”等16个机构设在息烽县城周围,这座仅2000多人的县城在1938年至1946年的8年中,就驻扎了国民党军统特务机关等各类人员15000多人,是当时县城人口的近8倍。

  息烽集中营在8年中,先后关押了共产党员、爱国将领、进步青年等各类人士1220余人,其中被秘密杀害和折磨致死600多人,400多人下落不明。被关押的人员中包括著名的爱国将领杨虎城将军一家,中共地下党员宋绮云夫妇及儿子宋振中(外号“小萝卜头”),中共党员、著名爱国将领黄显声将军,爱国民主人士马寅初等。1946年息烽集中营撤销时,仅有72人被转移到重庆军统所属渣滓洞和白公馆监狱关押。

  在息烽集中营这座阴森的人间魔窟里,特务们绞尽脑汁,对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软硬兼施,或酷刑拷打、肆意虐杀;或花言巧语、威胁利诱,企图在肉体上和精神上瓦解革命者的斗志,但他们的阴谋始终未能得逞,如意算盘一再落空。

  1941年3月,被关押在息烽集中营的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罗世文、中共川西特委军委委员车耀先,以及韩子栋(《红岩》中华子良原型)、许晓轩(《红岩》中许云峰原型)等一批各地党组织的重要骨干,利用放风和做工劳动的机会,秘密组建了狱中党支部。随后,秘密党支部又逐步吸收了宋绮云、张露萍等一批共产党员参加狱中党组织的工作。这样,一个狱中对敌斗争的坚强堡垒形成了,与党失去联系的党员又有了自己的组织,为他们在狱中与敌人斗争提供了组织保证。在狱中党支部的领导下,革命者们挫败了监狱当局的连座法,并取得了改善伙食、痛打叛徒等斗争的胜利。同时,党组织还利用敌人“狱政改革”的时机,用笔名在狱中的《复活月刊》上发表“一个月的世界与中国”、“七月里的石榴花”等文章诗歌,揭露国民党统治集团消极抗日、积极反共、迫害共产党人和抗日爱国民主人士的罪恶行径,宣扬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他们还自编自演节目,鼓舞身陷囹圄的难友。张露萍将《日出》中的陈白露演得栩栩如生;赵力耕在话剧《反正》中慷慨激昂地喊道:“起来吧,我们都是中国人,不能再当亡国奴了!”

  狱中党组织的一系列活动虽然遭到敌人的残酷镇压,但息烽集中营里的革命烈火始终没有熄灭,使敌人在狱中的各项举措,“都遭在押共产党人之抵制,收效甚微”。

  在迫害与反迫害、软化与反软化的斗争中,息烽集中营中的革命志士始终把监狱当作特殊的战场,与黑暗和反动进行着殊死的较量,谱写了一曲曲悲壮的诗篇,表现了革命者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当中共狱中秘密支部领导党员、团结难友在息烽集中营恶劣的环境中艰苦斗争、千方百计与党联系的时候,党也在时刻关心着他们。1945年秋,毛泽东到重庆和蒋介石谈判时,与周恩来向蒋介石提出释放罗世文、车耀先等人的要求,这些消息在全国各大小报都报道了。车耀先在监狱图书室从报上看到这条消息,感动得热泪盈眶,并抄传到难友的手中,大家深深感到了党的温暖,更加增添了对敌斗争的信心和力量。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20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